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久爱女性网要闻正文

南丝绸之路以及藏于其中的惊世汉碑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6:31:33 来源:澎湃新闻 作者:责任编辑NO。卢泓钢0469

二千多年前,这条秘道上运送的物品,还不是茶叶,不是盐巴,也不是丝绸,而是产自泸定、康定一带的金矿。跟着金矿的干涸,这条秘道在汉唐时期便开端承担起由四川盆地向藏区运送茶叶、向南亚中亚转运丝绸的功用,然后成为从内地通向康藏区域的交通要道之一。

令人遗憾的是,因为这条古道过于隐秘、过于陡险,巳逐渐被世人忘记,无情地埋没于前史的烟尘之中。

荥河峡谷里绝壁上的秦汉古道 本文图均为?马恒健 摄

二千多年后的2004年3月,跟着荥经县勇士乡荥河峡谷里绝壁上一块汉代摩崖石刻的意外发现,这条二千多年的古道从头进入人们的视界。

这条古道的道路是:雅安---荥经---花滩----泗坪----三合(牛背山)----祁家河----化林坪----冷碛----泸定。

这块汉代摩崖石刻,就是现在列为国家文物维护单位的“何君阁道碑”。 2004年3月14日,它由荥经县勇士乡民建小学的教师刘大锦、牟建在该乡冯家村游水时发现。

绝壁古道

《何君阁道碑》系东汉光武帝中元二年(即公元57年)所刻。这是史有记载、未曾见物的国宝,为历朝历代的考古工作者、史学家、书法家朝思暮想的古代文物。说它是碑,是因为史书中记载为碑,实际上是摩崖石刻。

这条开凿于战国时期的古道,在荥经县勇士乡境内长约10多公里的一段,是在荥河的绝壁上掏凿而成。

我站在荥河西岸的山顶,向古道弯曲的东岸看去,只见如一张张屏风般绝壁的半腰处,绿色的植物如腰带环绕,恰似一个个腰缠玉带的伟人。这条绿色的植物带,就是当年的古道遗址。

因为杰出于崖壁的古道早己抛弃,其上方山坡的泥石被雨水冲刷下来,堆积在古道上,便形成了树木成长的土壤层。天长日久,古道上的植物便生气勃勃,从彼岸远观,便犹如一条飘在山腰的翡翠带。

何君阁道碑周边地形

在荥经发现如此宝贵的文物,令荥经的文物工作者欢喜不已、备受鼓动。他们为此特别买了高倍望远镜,稍有空闲,便在荥河西岸10多公里路隘笞滑的山崖、乱石嶙峋的险滩上沿河行走,仔细观察何君阁道碑所位于的东岸绵绵绝壁上的一洞一穴、一石一缝,期盼着有新的发现。

我从荥河上的一座水泥桥,绕到古道地点的东岸,从108国道旁的何君阁道碑文物维护碑侧边的石阶拾级而下,去仰视久闻大名的何君阁道碑。

历经近两千年的风霜雨雪,何君阁道碑在我的幻想中,是笔迹漫漶、残损不胜。但走运的是,因为此碑镌刻于高约350厘米、宽约150厘米的页岩天然断面上,上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呈伞状向前伸出约2米,形如房顶,因此有效地维护了此碑免遭日晒雨淋。再加上刻石向西,处于崇山峻岭的阴面,因此,又避免了酷日的暴晒和暴风的侵袭。

如伞的巨石庇护着何君阁道碑

当年,刻碑者不仅在选址上独具匠心,在刻石石材的挑选上也毫不大意。在此碑的周边,都是易于风化的页岩,唯有石刻一处是坚石。因此,呈现在我眼前的何君阁道碑,完好得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仰视碑文

细看刻石,其四周边框随字体改变凿成一不规则梯形,高65厘米,上宽73厘米,下宽76厘米。全文共52字,摆放7行,随字形简繁,恣意结体,每行7字、9字不等。其内容为:“蜀郡太守平陵何君,遣掾临邛舒鲔,将徒治道,造尊楗阁,袤五十五丈,刻苦千一百九十八日。建武中元二年六月就。道史任云、陈春主。”

前史学家将此碑内容译成现代汉语如下:蜀郡太守平陵人何先生,差遣他的部属官吏临邛人舒鲔,率领着服徭役的部队(来此)筑路。制作了高脚柱栈道,南北共长55丈。用了工作日1198个。建武中元二年六月完结。严道当地官任云、陈春主(记)。由此可见,这是一方摩岩纪功刻石。

何君阁道碑

欣赏这一石刻,给人最杰出的印象是率性、天然。书者好像并非名声在外的书法我们,也非自鸣得意的当地文人,他仅以手中之笔客观记事罢了,因此毫无夸耀书法技法之心。

其规矩,竖看行距大致整齐而略有旁逸交叉,横看则彻底无行,参差参差,尊重字的特性,依据字的特性来决议张弛。其笔迹明晰完好,最大字径宽9厘米,高约13厘米。

今世书法史学者共同以为,其书法风格极具前期汉隶典型特征:结体宽博、横平竖直,波磔不显,古拙率直,中锋用笔,以篆作隶,变圆为方,削繁就简。其规矩参差参差,洒脱大度,反映了由篆及隶的演化进程。

碑文中几个字的写法,实在而直观地反映了由篆及隶的演化进程。书者有时好像在不经意之间运用篆字,如铭刻中最大的一个字“尊”,即纯为篆体,与汉印所用相同,“舒”字偏旁“予”,“鲔”字偏旁“鱼”,亦甚似缪篆(汉代官印书体)。这反映了隶书依依离别篆体,自身走向老练前夕的一种现象,彻底不同于东汉晚期某些碑文有意以篆体入隶。所以,《何君阁道碑》可谓西汉至东汉隶书开展转折点的一个标志。

与欧阳修、赵明诚并称为宋代金石三我们的洪适,称《何君阁道碑》“东汉隶书,斯为之首。”康有为指出,此碑“变圆为方,削繁成简,遂成汉分”,这些观点都是比较中肯的。此外,《何君阁道碑》关于研讨古代交通史、行政管理制度、公函行文方法、计量等,均有十分重要的价值百科。

再看碑文周边环境,邻近崖壁上,残存着架起栈道横梁的石孔,其边长竟达60余公分!由此能够幻想,这阁道(有顶的栈道)多么健壮经用,简直是绚丽的悬空长廊。

弄清疑案

《何君阁道碑》的重现,弄清了一些前史疑案。

它的呈现,证明了前史学家估测的楚人注册的运送金矿的秘道的确存在,也应证了尔后汉代由司马相如注册的西夷道荥经段,是从花滩向西弯曲,经泗坪—三合—大矿山—泸定,然后辐射到藏区。

所以,南边丝绸之路的这一条错综复杂的的重要支路,有了牢靠的实证。

其次,它还证明了这条官道至少在东汉时还在修理运用,而不是如前些年有的学者判定的“东汉初改走相岭”。

荥河绝壁上架起阁道横梁的石孔

此碑被发现后,有短短几天时间内疏于维护,被闻讯赶来的各色人等拓了百余张拓片,致使此碑遭到必定程度上的损坏。现在,高高的围墙,钢筋焊成的铁栅栏门,将此碑结结实实地维护起来。

当我向伴随的一位荥经文物工作者问及此碑何时对大众敞开时,他说,短时间内恐怕不可,其主要原因是碑体自身要用高科技手法处理,以防再次呈现人为损毁和持续风化。此外,周边的一些配套设备,也需求仔细规划建筑。

本文来历:汹涌新闻 责任编辑:刘星妍_liuxingyan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